花旗現金回饋悠遊卡算是很人性化的一張信用卡免 年 費 信用卡 推薦

    Apple Pay綁定花旗現金回饋悠遊卡之後,

    就不用帶信用卡出門,只要用蘋果手機跟蘋果手錶就可以刷了,

    而且現在首刷禮4選1裏面,我首推~

    Apple Pay進行行動支付享5%現金回饋耶!

    而且又有悠遊卡的功能,嗶一下就好

    這麼好用的信用卡真的是大心啊~免 年 費 信用卡 推薦

    關於免 年 費 信用卡 推薦,信用卡各家優惠比較就看我以下的分享了

    花旗現金回饋悠遊卡/匯豐現金回饋御璽卡/花旗饗樂悠遊卡:

    花旗20181231.png

    匯豐20180630auto1

    饗樂卡20181231.png

    濱江宅配-1auto.png


大聯盟休賽季期間,除了自由球員簽約和交易消息引人矚目,另一個大家關注的話題就是下一年度的名人堂票選。美國棒球名人堂上周公布了2019年票選的候選名單,總共有35人,包含15位之前就已候選、因得票超過百分之五所以今年持續保留在名單上的球員,以及20位新年度獲得候選資格的2013年退休梯次選手。在新進候選名單的球員中,頂級終結者李維拉(Mariano Rivera)將毫無懸念「首度候選就入選」,唯一變數只剩「是否會以百分之百得票率入選」,但另外兩位一代球星——哈勒戴(Roy Halladay)和海爾頓(Todd Helton)——在這屆票選的表現與入選可能,就還有蠻多值得討論的空間。李維拉被眾多球迷認為是史上最強救援投手,在首次名人堂投票中可以確定一定會高票入選! 歐新社資料照片 分享 facebook 去年11月因駕駛飛機失事而意外喪命的哈勒戴,毫無疑問是21世紀最強的先發投手之一。哈勒戴的大聯盟生涯從1998年開始,因傷止於2013年(退休時才36歲),在這段期間,大聯盟只有11名投球局數超過2500局的投手,而哈勒戴不僅是其中之一,而且還是裡面自責分率最低者:3.38。.inline-ad { position: relative; overflow: hidden; box-sizing: border-box; }

.inline-ad div { margin: auto; text-align: center; }

.inline-ad iframe { margin: auto; display: block; /*width: auto !important;*/ }

.inline-ad div[id^=google_ads_iframe] {

padding: 50px 0 30px !important; box-sizing: border-box; height: auto !important;

}

.inline-ad div[id^=google_ads_iframe]:before {

信用卡 保險 費 content: "推薦";

font-size:13px;

color:#999;刷卡 滿額 禮

text-align:left;

border-top: 1px solid #d9d9d9;

width: 100%;

position: absolute;

top: 15px;

最 優惠 的 信用卡 left: 0;

padding-top: 5px;

}

.inline-ad div[id^=google_ads_iframe]:after {

content: "";第一次申請信用卡哪間比較好過

border-bottom: 1px solid #d9d9d9;

width: 100%;

position: absolute;

bottom: 15px;

left: 0;

}

信用卡哪家好辦.innity-apps-reset { padding: 20px 0 0 !important; margin: -20px auto -10px !important; }

@media screen and (max-width: 320px){ .inline-ad{margin: 0 -10px;} } 哈勒戴擁有出色的伸卡球與無懈可擊的控球能力,能以極高的效率解決打者,輔以其絕佳的體格和續航力,哈勒戴成為21世紀後,極少數能在單季投出至少九場完封的投手,他也是本世紀唯一一位曾在四個不同球季都投出至少九場完封的球員。哈勒戴退休後,大聯盟整體的完投、完封數量迅速銳減,來到近兩個賽季近乎絕跡(投手調度方式劇烈改變 完投完封快成絕響),因此如今再回過頭看哈勒戴累積多達67場完投、20場完封的職業生涯,會覺得實在不可思議。從某個角度看,哈勒戴就像是從70、80年代穿越到21世紀初期的復古工作馬先發投手,因為他能經常擔負長局數的投球,開賽時想的是怎麼靠自己把一場球賽投完,而非像現今許多先發投手,開賽前就已知道自己會在第五、第六局就被換下場;從另一個角度看,哈勒戴也非常「當代」,因為他的球種多元、投球策略變化多端,生涯前期以強力伸卡球製造滾地球為主,後期則較倚賴卡特球混淆打者,降低打者的擊球率,而不論何種型態,他都有辦法繳出佳績。哈勒戴如同銜接70、80年代主流工作馬型投手和當代主流三振型投手的橋樑,兼具兩個世代投手的特質與優勢。除此之外,哈勒戴還坐擁八次明星賽入選記錄,拿下過兩次聯盟勝投王、七次聯盟完投王、四次聯盟完封王,以及美聯、國聯各一座塞揚獎(史上僅六名投手,曾在兩聯盟皆獲該獎,而哈勒戴是其中之一),其投球實力和成績皆廣受肯定。他甚至還留下投出大聯盟史上第20場完全比賽(2010年5月29日,費城人對馬林魚),以及投出季後賽史上第二場無安打比賽(2010年10月6日,國聯分區系列賽,費城人對紅人)等特殊紀錄。哈勒戴是藍鳥出身的球員,在多倫多打了12個球季,在2003年以22勝7敗、防禦率3.25拿下生涯首次塞揚獎。 歐新社資料照片 分享 facebook 生涯創造無數豐功偉業和傑出投球內容,加上在役期間工作態度嚴謹、普遍受到隊友敬重、與媒體亦相處融洽,還有意外死亡的悲情效應,哈勒戴要在首年候選即入選(得票率達到總投票人數的75%),機率頗高。如果筆者擁有2019年棒球名人堂的選票,我會毫不猶豫在選票上寫下哈勒戴的名字。現在擋在哈勒戴通往名人堂路上的障礙,只剩三個:勝投數偏少、生涯投球數未達3000局、在名人堂入選價值數據JAWS(Jaffe WAR Score System)中的數值表現不到平均。在已經入選名人堂的64名先發投手中,其中只有10名投手的勝投數少於哈勒戴的203勝,也只有12名投手生涯的投球局數不及3000局。職涯晚期因為肩傷而被迫提前退休的哈勒戴,競爭名人堂選票的最大致命傷,無疑是生涯長度與續航力似乎未達過往大多數入選者的水平。在「上帝右手」馬丁尼茲(Pedro Martinez)之外,大聯盟過去超過35年都沒有選進生涯投球局數低於3000局的先發投手,而哈勒戴的投球品質在投票人眼中是否足以打破隱形的局數門檻,將成其得票關鍵。雖然哈勒戴生涯勝投只有203勝,與近年入選的300勝大投手們有一段差距,但現代棒球環境跟過去也有很大的不同,哈勒戴確實有很多的豐功偉業。 歐新社資料照片 分享 facebook 至於JAWS,哈勒戴的57.5也略低於名人堂先發投手的平均值61.8。JAWS是棒球名人堂專家賈菲(Jay Jaffe)於2004年開發出的數據系統,用來客觀衡量一名球員的價值是否達到同守位名人堂球員的水準。JAWS的算法很簡單:把某球員生涯最巔峰七季的平均綜合貢獻指數WAR值(Wins Above Replacement,以進階數據為基底,試圖計算球員場上貢獻價值的數據,代表比替補級球員多幫球隊拿下幾勝),加上他生涯的WAR值總和,並再做一次平均,就可得出該球員的JAWS。一般來說,如果某位名人堂候選人的JAWS,不及同守位名人堂球員的平均JAWS,就代表該球員的價值沒達到已入選球員的平均價值,但這也並不表示該球員就一定不會入選(也有不少球員在JAWS不達守位平均的情況下入選),最終結果仍端看投票人的共同抉擇。上述三個因素都可能讓哈勒戴損失得票,較傳統派的記者也許會因為勝投過少或續航力不足的原因而不投給哈勒戴,而較進階數據派的作家則可能因為哈勒戴的JAWS數值表現,未達名人堂先發投手平均,而減低投票給他的意願。海爾頓方面,他在JAWS的表現就比哈勒戴的情況好一些,53.9的數值雖同樣些微低於名人堂一壘手的平均54.7,但他跟平均的落差較少。因此,從JAWS的角度來看,海爾頓的生涯價值跟名人堂一壘手的平均水準,已差不了多少。然而,海爾頓面臨著兩大劣勢:一,傳統累積型數據不夠亮眼;二,由於其生涯都在落磯隊打球,他的打擊數據品質將因此將被大打折扣。海爾頓17年生涯累積2519支安打、592支二壘安打、369轟和1406分打點,各項數字皆頗優質,但都沒達到重要的名人堂指標門檻,比如3000安、500轟、1500打點等。而生涯有一半比賽都在素有「打者天堂」之稱的落磯主場庫爾斯球場(Coors Field)進行的原罪,也將糾纏海爾頓,讓許多投票人減低海爾頓打擊成績在他們心目中的價值。過去曾在落磯跟海爾頓當過近八年隊友的外野手沃克(Larry Walker),就因為長年在庫爾斯球場打球,至今仍遲遲未入選名人堂,即便沃克的JAWS優於名人堂右外野手的平均值。所以縱使海爾頓生涯累積的打擊三圍是可怕的.316/.414/.539(打擊率/上壘率/長打率),進攻指數達到.953,在史上生涯累積至少2500打席且出賽80%擔任一壘手的150位球員中,排名高居第七名,甚至比去年入選名人堂的貝格威爾(Jeff Bagwell)還要高,但如果用經球場因素校正的進攻指數OPS+來看,海爾頓生涯數值為133(代表他的進攻火力比聯盟平均高出33%),這個數字相較之下就沒那麼凸出了,不僅遠低於貝格威爾的149,跟前面提到的150名球員比較,也只能排在第24名。另一個足以凸顯海爾頓打擊數據在庫爾斯球場被「膨風」的方式,是利用數據網站《Baseball Reference》的球員數據環境轉換工具。這個工具可以假設某名球員生涯都在另一座球場打擊的話,會繳出怎麼樣的數據。以下是筆者將海爾頓2000年的生涯最巔峰數據,以及其生涯的通算數據,轉化成在中性球場環境下(也就是球場環境既不對打者有利,也不對投手有利)的結果。 李秉昇製表 分享 facebook 李秉昇製表 分享 facebook 從數字的劇烈變化不難想見,為何會有許多投票人難以在僅可填寫10個球員的選票中填入海爾頓的名字。海爾頓很可惜的是,他在滿31歲以前,都是一名兼具打擊率跟高長打火力的頂級打者,卻沒想到在31歲以後,長打能力快速衰退,使他生涯晚期變成高上壘率但全壘打數字明顯不及格的長槍一壘手,連帶導致他在傳統累積型數據的表現很難彌補「庫爾斯球場原罪」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海爾頓生涯成績雖然也非常亮眼,但因為任何打者在落磯庫爾斯球場的數據都被認為是「膨風」過的,所以必需打個折扣。 歐新社資料照片 分享 facebook 美國運動網站《The Ringer》的三名棒球專家林伯格(Ben Lindbergh)、包曼(Michael Baumann)和克萊姆(Zach Kram),就都在最近表示,如果他們有2019年名人堂選票,在還有其他那麼多優秀球員可選的情況下,他們不會在選票中填入海爾頓的名字。雖然談了這麼多不利海爾頓的因素,但其實筆者私心希望海爾頓最終能夠入選。就算海爾頓從進階數據面來看可能跟名人堂差了臨門一腳,但這仍無法掩蓋他職業生涯至少有11季都是聯盟裡數一數二一壘手的事實,而且除了打擊面有亮眼發揮,他的守備能力亦相當靠譜。此外,90年代至今,隨著球員流動愈來愈頻繁,能在大聯盟待滿超過15年且皆效力於同一隊的球員,真的是鳳毛麟角,海爾頓對落磯的忠貞與指標性意義,於我而言皆已達名人堂等級。綜合上述分析,如沒意外,哈勒戴應該能順利名列2019年的名人堂入選梯次,而海爾頓則恐怕得在候選名單上待個幾年,才有機會入選,可以確定的是,他在第一年候選時很難直接突破75%的入選門檻。如果海爾頓於接下來的10年間(候選滿10年未入選,就會被取消候選資格),成功擠進名人堂的窄門,那他將會是史上第一位以落磯球員身份入龕名人聖殿的選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ni29st03f 的頭像
vni29st03f

蔡珮瑜的部落格

vni29st03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